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章搜索  
关键字:
栏 目:
 
联系我们  
名 称:
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
地 址:
江西省抚州市南门路377号
邮 编:
344100
诉讼服务中心电话:
0794-8258976
申诉信访电话:
0794-8213257
办公室电话:
0794-8228339



 

原告黄荣高诉被告符华平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发布时间:2019-09-26 15:13:09


                      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赣1002民初2298号

    原告黄荣高,男,1952年4月7日出生,汉族,抚州市临川区人,住抚州市临川区太阳镇何坊村3组26号,公民身份号码362502195204073612。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斌、付小清,江西赣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符华平,男,1979年8月4日出生,汉族,抚州市临川区人,住抚州市临川区太阳镇新中村1组96号,公民身份号码362502197908043613。

    委托诉讼代理人裴文进,江西论研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琴英,女,1978年11月9日出生,汉族,抚州市临川区人,住抚州市临川区太阳镇新中村1组96号,公民身份号码362502197811094027。(系符华平妻子)

    原告黄荣高诉被告符华平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3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王纯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荣高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付小清、被告符华平委托诉讼代理人裴文进、徐琴英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黄荣高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撤销原、被告就人身损害达成的《人民调解协议书》。2、判令被告另行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43669.47元(扣除已支付的20000元);3、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10月4日,被告符华平骑电瓶车路过太阳镇新中村立交桥时将一瓶矿泉水掉落地上,原告骑三轮电动车路过,因无法避让,车子从矿泉水上压过,双方因此产生纠纷,被告将原告脸部及耳部打伤。事后原告被送入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左耳损伤和软组织挫伤。2018年10月9日,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太阳派出所委托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做出了原告轻微伤的鉴定意见。2018年10月16日,在太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原、被告达成了和解,约定被告除垫付的8000元营养费外,再一次赔偿原告后期治疗费、营养费及误工费等一切费用12000元。调解后,原告因头痛、恶心呕吐,于2018年11月9日入住抚州市第六医院治疗1天,后转至临川区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13天。鉴于原告后续出现的临床症状,2018年11月28日,太阳派出所再次委托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身体损伤程度作补充鉴定,2019年1月17日,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为:1、原告的慢性硬膜下出血与外伤有因果关系;2、其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一级。2019年3月27日,经抚州市金田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伤残程度评定为十级。综上,被告对原告造成身体伤害,虽然达成了调解协议,但该调解协议是居于原告当时轻微伤的鉴定意见下达成的,原告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损伤程度及经济损失的进一步扩大,更没有料到会构成十级伤残,故诉至法院。

    被告符华平辩称,发生纠纷时系原告先动手,故原告需承担一定的责任。从事发到原告的病情变化,相隔时间较长,并非一定系被告的原因造成。原告提出的赔偿清单中有些部分过高,应依法减除。调解协议系双方自愿达成,合法有效。综上,要求驳回原告诉请。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10月4日,被告符华平骑电瓶车路过太阳镇新中村立交桥时将一瓶矿泉水掉落地上,原告黄荣高骑三轮电动车路过,车子从矿泉水瓶上压过,因言语不和两人发生冲突,原告将被告衣服抓破,被告将原告脸部及耳部打伤。事后原告被送入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左耳损伤和软组织挫伤,并于2018年10月10日出院,支出医疗费6200元。2018年10月9日,抚州市公安局临川分局太阳派出所委托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做出了原告轻微伤的鉴定意见。2018年10月16日,在太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原、被告达成了和解,约定被告除垫付的8000元营养费外,再一次赔偿原告后期治疗费、营养费及误工费等一切费用12000元。调解后,原告因头痛、恶心呕吐,于2018年11月9日入住抚州市第六医院治疗1天,后转至临川区第一人民医院继续治疗13天,合计又支出医疗费24571.47元。鉴于原告后续出现的临床症状,2018年11月28日,太阳派出所再次委托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身体损伤程度作补充鉴定,2019年1月17日,江西博中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为:原告的慢性硬膜下出血与外伤有因果关系;其损伤程度(如能排除自身疾病)构成轻伤一级。2019年3月27日,经抚州市金田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伤残程度评定为十级。原告为此支出鉴定费900元。此后,原告要求被告增加赔偿金未果,故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2018年10月16日,在太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原、被告达成的《人民调解协议书》系双方真实意识表示,且被告已按约定履行了赔偿义务,虽原告重新作出了伤情鉴定,但并不能明确损害结果与被告侵权行为的必然性,故对原告要求撤销协议,被告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的诉请不予支持。但由于原告在签订调解协议时,没有预见到自身伤情可能构成伤残,被告及太阳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也未提醒原告可能构成伤残,故调解协议中没有对残疾赔偿金等有关项目的赔偿作出约定,对此双方在主观上均有过失。现有证据证明原告的伤情已构成十级伤残,若以调解协议的约定为由,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等有关项目不予赔偿,实属显失公平。故本院对原告上述三项的赔偿主张予以支持。

    原告为农村户籍,其伤残赔偿金为18538.8元,精神抚慰金本院酌定4000元,鉴定费900元,上述损失共计23438.8元。原、被告发生冲突,原告也有一定的过错,故其自身应承担30%的责任,被告承担70%的责任。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符华平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支付原告黄荣高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的70%共计16407.16元。

    二、驳回原告黄荣高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期间的债务利息。(自觉履行的可向当事人直接履行,也可将标的款汇至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标的款账户,户名抚州市临川区人民法院,账号794900002100111,行号313437084601,开户行江西银行抚州分行。付款时需要注明案号)。

    案件受理费890元减半收取445元由原告黄荣高负担278元,被告符华平负担16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以后,双方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对方当事人可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在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审  判  员   王  纯

                            二○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万  彬

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   最高人民法院   |   人民法院报   |   中国法院网   |   江西法院网   |   抚州法院网   |